欢迎来到广州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代表三国梦境第七十六章周宇坤的初授课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三国梦境 第七十六章 周宇坤的初授课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周宇坤和袁欣雯的关系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她依旧是十分冷淡的无视周宇坤,让他实在是有些无语,她到底怎么了?如果仅仅只是气他当时说错了话,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都还没消气吧!

来到学校门口,周宇坤进到早已在门外等候的轿车中。车内坐着一个须发半白的老人,他看到周宇坤十分的拘束谨慎,便开口说道:“周先生不用紧张,我是老爷的秘书兼管家,我姓李,你叫我李伯就好。这次老爷要忙着公司里的事情,所以没有时间来接您。以后,如果不出意外,都是由我负责周先生的接送和一切事务。”

周宇坤尴尬的挠了挠头:“哦,好的,李伯。昨天有个事儿忘记问了,就是关于酬劳问题。兰心先生只是给了我一万块钱,也并没有具体说明详细的酬劳分配,这让我有点不敢用这些钱。”

李管家点头称是:“当然,这个问题,我们早就有了规划。您的酬劳,是按照小时计算的,每小时五百元,每天您想要教多久都可以,多劳多得。”

“五百?!这个工资也太高了吧,是不是,是不是该调低一些。”周宇坤惊讶的说道。说实话,这工资确实有些高的离谱,就算他每天只去一小时,一个月下来也有一万五了吧。

李管家略微诧异的看向他,这年头嚷嚷着涨工资的人不少,还头一回见到有喊着减工资的。“为什么?工资多一些难道不好吗?”

周宇坤很严肃的说道:“工资多当然好,可是那也是在我的付出达到这个标准才好。如果我明明只有拿两千工资的能力,你却给我了五千工资,那么多余的三千我是如何也花不出去的,因为这是对我能力的质疑。只有等我真的拥有五千工资的能力,才会花的心安理得。”

李管家被周宇坤的一番话惊在原地,现在还有多少人能有这种自律的精神,很多人明明没有多少本事,却总是抱怨自己的工资太低,或是老板太抠。殊不知,这些人大都没有在自己身上找问题,没有看到自己的无能之处。当然,也有老板确实不道德的情况。

“好吧,既然周先生都这么说了,那您认为自己的能力是在哪个价位呢?”

周宇坤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这样吧,我们就按照正常的家庭教课来收费吧,一个课时给我五十就好。如果之后,我表现良好可以给我酌情加薪;反之,就降低我的薪酬。”

李管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露出满意的笑容,老爷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个周宇坤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好,周先生这么说咱就这么办。”

说着,他接过周宇坤还回来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五张一百递了过去。“这是五百,先提前支付你五个课时的酬金,五天后看你表现,酌情增减。”

这次周宇坤不再矫情,大方的将五百块收下来。

半个多小时后,轿车缓缓驶入这家偌大的城郊别院。昨天周宇坤没有留心观察,今天才发现,这个庭院真的非常大,前院的大路两旁种植着鲜艳的花朵,让人心旷神怡。院子两旁则是空旷平坦的草地,但是上面却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再次进入到别墅中,客厅里面已经全部翻新,整体收拾的异常整齐漂亮,这跟昨天的破败纷乱简直是天差地别啊!只不过,周宇坤并没有看到胡月月,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似乎看出了周宇坤的疑惑,李管家主动解释道:“小姐现在在书房里,周先生你的教课内容也是在那里进行,因为书房有着丰富的书籍,初中的课本里面也有全部都有。”

周宇坤恍然的点点头,便跟着李管家朝别墅内部走去。直直的来到走廊的最里面,李管家打开了一个巨大的双开门。

一股书香之气在门开的瞬间扑鼻而来,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具有古朴气息的书房,所有的书柜和桌椅都是木质,有那么一刹那,周宇坤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梦境世界。

这时,周宇坤忽然发现了胡月月,此刻她正蜷缩着身子,蹲坐在一张木椅上面。也是因为她身材瘦弱娇小,所以那把普通的木椅才能撑得住,如果换成其他人早就滑落下来。

这么一想,周宇坤才惊讶的发现一个问题,这个胡月月分明已经有了十五岁,可看着也就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难道是营养不良吗?可她家这么有钱,总不可能让她吃不饱饭吧。细细想来,自己认识的人里面,也就只有马楚灵那个母老虎和她比较相像,体型和年龄的差距大的离谱!

李管家站在门口,并没有走进来的意思。“周先生,剩下的时间就交给你了,我就在门外等候,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喊我。”

周宇坤赶忙答道:“好的,我这就开始教课,有事情我会及时喊你的,毕竟搭载北京奥运会圣火的专机从南美大陆的布宜诺斯艾利斯飞抵坦桑尼亚海滨城市达累斯萨拉姆我对你家小姐并不熟悉。”

李管家没有回话,含笑着缓缓将门关上。看到李管家的离开,周宇坤才松了一口,这是他第一次给别人上课,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尤其自己的学生还是一个“问题儿童”,自己必须得慎重对待啊。

轻轻的走到胡月月对面的木椅边,周宇坤将手上的一个笔记本放在桌上,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对面的胡月月听到异动,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慌张的向后靠去,只是她坐在椅子上,并不能移动分毫。她的目光有些惊恐的看着周宇坤,仿佛生怕周宇坤对她做些什么。

周宇坤不由得苦笑起来,自己有这么可怕吗,一见到我就想逃。不过,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周宇坤赶忙端正的坐直身子,微微清了清嗓子:“咳咳,胡月月同学,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所以,我就先来一个自我介绍,我是你的新老师,名字叫周宇坤,你可以喊我周老师。”

胡月月微微颤抖的看着他,并没有回话。

“呃,好吧,你不愿意喊我没关系,老师来说你来听就好。那胡月月同学,你能告诉老师你喜欢哪一门课吗?老师都可以教你啊!”

胡月月依旧露出惊惧的目光,完全没有开口的打算。

周宇坤强作出笑容,从包里掏出几个课本来。“既然胡月月同学不爱说话,那就来稍微指一指你想学的科目吧。”说着将着几本书摊开,让她挑选。

半晌之后,胡月月丝毫没有想抬手的意思,仍然像看个怪兽一样看着周宇坤。

“嘶”周宇坤已经快达到崩溃的边缘,尽管他早就猜到这个小女孩儿不好教,可提高村民群众的环境保护意识现在这一个字不说,一个动作也不作的样子,实在让周宇坤深感无力,这到底让我怎么教啊!



灰指甲后期症状
两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新生儿肚子胀气吃什么
Tags:
友情链接
广州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