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巫师自远方来第二十六章踏入陷阱的野兽下

2020.07.01 来源: 浏览:0次

巫师自远方来 第二十六章 踏入陷阱的野兽(下)

“阿嚏——!”

裹着毛毯的帽子狠狠打了个喷嚏,瑟瑟发抖的蹲在壁炉边,手里还捧着一碗热乎乎的浓汤。

刚刚从外面窝棚回到城堡的帽子,正在向黑发巫师汇报他这段时间的发现。

“你真的确定吗?”

洛伦的轻轻眯着双眼,像是陷入了沉思一样的表情:“我的意思是,不仅仅是有些流言和闹事的人,而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绝对是真的。”似乎感觉对方在怀疑自己,帽子赶紧辩解道:“您得相信我,我绝对没有说半句谎话!”

“那天晚上粮仓着火之后连半天都没有,就已经在外面传遍了!到处都有人在说城堡断粮的事情,什么样的都有。如果不是有人刻意这么干,消息是不会传得那么快的。”

“不是因为我把救济的面包和土豆减半了吗?”

“我的巫师老爷啊,您肯定没领过救济的粮食。”帽子像个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苦笑着答道:“现在这个天气,对那些穷人来说有吃的就已经很好了,谁还挑剔多少呢?”

“当然,挑三拣四的人在哪儿都有,但肯定不多。但如果不是有人组织的话,这种反抗行为是绝对不可能成气候的,更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

“而且您可能还不知道,每次只要那些巡逻的城堡卫兵们离开,就会有一群家伙混进窝棚里,到处鼓动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和仅剩的年轻人;不仅如此,我还听说就连不少城堡里的卫兵也在传谣言,说粮仓里早就没有粮食了!”

“连卫兵们都在传谣吗?”

“已经不仅仅是如此了,那些溜进来的家伙们似乎是早有准备,凡是加入他们的人都会给一把匕首,还有几个土豆的什么的。”帽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递给洛伦:“这是我从另外一个家伙手里弄来的。”

洛伦接过来细细打量。匕首的质地很粗糙,甚至都已经布满了锈蚀——但无论如何,这东西也可以拿来当武器了。

“这样的匕首,究竟有多少个?”洛伦开口问道:“他们已经拉拢多少人了?”

“不清楚,但肯定得有上百个了。”帽子扁扁嘴:“虽然掩饰的挺好,但我还是能一眼看出来,那副模样根本不像是挨过饿的!”

洛伦陷入了沉吟。不论是分发食物和武器,挑唆和拉拢难民,甚至是收买城堡的卫兵,都需要不小的财力才能办到。

站在这些人背后的,只能是塞纳家族和他们的狗腿子——整个深林堡也只有他们才能有这么充足的财力,并且掩人耳目的办到这一切。

城堡卫兵会被收买,这一点洛伦早就料到了。毕竟这些人原本就是塞纳家族的士兵,只是因为深林堡伯爵换了人,才转而效忠鲁文·弗利德,会被拉拢简直再正常不过。

反倒是那些从难民中招募而来的士兵,相较之下可信的忠诚度甚至还比较高,但是恐怕也只能拿来当卫兵。如果真的让他们坚守城堡,结果肯定会令人失望的。

策反的城堡卫兵,被蛊惑的难民,加上塞纳家族和他们亲信的私兵……深林堡的城墙绝对挡不住这么多敌人,仅仅凭借少量的卫兵和卫队骑士们,恐怕也只能坚持一天不到。

即便是这个,也是洛伦最最乐观的预估。

当然,如果真的演变到那一步的话,就是整个深林堡的贵族们公然叛乱的问题了,洛泰尔公爵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哪怕只是为了自己小命着想,这些贵族也不会蠢到这一步。

他们肯定也会动员各自的私兵,但数量绝对不会特别多。真正需要担心的,只有那些难民们和被收买的城堡卫兵而已。

即便如此,敌人也实在是太多了,仅仅凭借一座城堡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的。亚伦爵士至少还有十天才能返回深林堡,塞纳家族的人肯定不会等到第十天。

十天之内,他们就会动手!

在那之前自己必须尽快解决人手匮乏的窘境——城堡里的骑士可以在正面保护城堡,但敌人肯定会策反几个卫兵暗中偷袭,甚至是打开侧门将暴动的难民放进来,然后再趁乱击杀鲁文·弗利德。

如果是突袭的话洛伦可能还比较擅长,但这一次却是要保护伯爵,眼前的人手实在是少得可怜,仅仅凭借自己根本不可能处处都能顾及得到。

至于小个子巫师……她能够保护好自己洛伦就足够庆幸了。恐怕到时候还得分心顾及到艾茵的安全,自己根本不可能腾出手来,借着这次机会将躲在背后的巴里·塞纳和他的亲信们一打尽!

究竟该怎么做……又要让阿斯瑞尔动手吗?

不行,粮仓的那一次还可以解释为自己早有准备,可如果一群贵族在自己家里被吸血鬼袭击了……哪怕仅仅是有一丁点儿的可能,自己和艾茵都会被教会追捕。

阿斯瑞尔只能是无奈之下的选择,也是自己最后的底牌。而现在自己需要的是常规力量,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现的援兵。

陷入沉思的黑发巫师一言不发,躲在壁炉旁的帽子更是不敢吭声,安安静静的喝着热汤,房间内只有木柴在火焰中噼啪作响的声音。

房间外传来敲门声,一个气喘吁吁的卫队骑士走了进来,将一封信递给了黑发巫师:“洛伦·都灵阁下,这是从古木森林边境塔楼送来的,今天下午才到!”

“辛苦了。”点点头的洛伦从对方手中接过信封。从亚伦爵士离开之后,洛伦就暂时接替了军事总管的职务,成为了整个伯爵领防务名义上的负责人。

虽然一个巫师担任这个职务实在是太过奇葩,要是在平时那些贵族们早就闹翻天了。不过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严寒和伯爵的改革上面,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再去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城堡里监视洛伦的人要远远比监视鲁文的少很多,心知肚明的年轻伯爵自然将权力交给了他,这样也能确保消息不会走漏。

打开后仅仅扫了一眼,漆黑的瞳孔立刻收缩了一下,换了个表情的洛伦立刻看向那个卫队骑士:“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卫队骑士赶紧回答道:“他们已经等了一个晚上了,只是碍于约定没有直接进入伯爵领,不然消息昨天晚上就会送过来。”

“立刻转告边境塔楼的卫兵,安排一次会面——明天早上我就启程前往,让这些尊贵的客人们耐心多等待一个晚上。”

“遵命,洛伦·都灵阁下!”卫队骑士立刻转身离开,甚至因为走得太匆忙,连房间的门都忘记关了。

殷勤的帽子赶紧站起来去把门关上,好奇的看着嘴角勾起微笑的洛伦:“呃……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呃…太重要的话就不用告诉我了!”立刻意识到自己多嘴的帽子,赶紧摆了摆手:“我就是好奇而已,不是真的想打听!”

“这个确实是秘密,而且不能让别人知道。”颇有些玩味的笑了笑,微微抬起头的洛伦看着男孩儿那慌慌张张的模样:“但你不是‘别人’,你是‘帽子’,所以我当然可以告诉你。”

“从古木森林的方向出现了一群精灵,他们似乎是古木森林聚落的使者,前来向洛泰尔公国求援的。”

“精灵啊……”一辈子也没见过精灵长什么样的帽子,也只是感慨了一声:“可您为什么会那么高兴呢?”

“那是因为,他们是我苦苦寻求了许久的援军啊。”

微笑的洛伦,在帽子困惑的注视下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婴儿肚子胀气是怎么回事
荆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婴儿拉肚子怎么调理
Tags:
友情链接
广州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