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通信

九州刀客行第五十九章破妖之二生存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州刀客行 第五十九章 破妖之二——生存

在万妖倾覆的死亡威胁下,人族和魔族可结成同盟,但在饥饿的死亡威胁下,同盟亦可成为死敌!

终于,当一个疲惫不堪,饥饿了十数日,又因为战斗中失去至亲而神志不清的噬血魔族,在发狂时杀了一个人,饮干了那人的鲜血,破妖城的危机如大风吹过的火堆――爆发了!

死者的亲人闻声赶来已是迟了,只见日夜与自己相处的人变作一具死不瞑目的干尸,悲愤无比,不顾生死与那个噬血魔族搏斗,而那个噬血魔族因为饮血后神智恢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冷静地没有还手,他大概知道自己倘若还手,会引来何等恐怖的事。

但毕竟噬血魔族天生就比人族强太多,纵然死者的亲人拳脚相加,也没给噬血魔族带来多少伤害,而两者的打斗,很快引起了周围人族和魔族的关注。

破妖城当初为了建得快,所以城池很小,城里也没有什么建筑,大部分是平地,所以争吵很容易被周围的人族魔族注意。

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后,人族和魔族看互相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就像一群饥饿的狼和一群长出锋利犄角的羊互相看着,临近崩溃边缘的噬血魔族几乎扑杀出去,而同样曾失去至亲的人族也沙林毒气袭击发生于1995年3月20日。5名奥姆真理教的头目在途径霞关地铁站(周围多是政府机关)的3条路线的5班列车上释放了剧毒沙林毒气。工作人员高桥一正因去除千代田线列车上沙林容器而殉职。怒拔三丈!

死寂的城中燃起一团无名的火。

城中无风,火势却增长惊人!在某一个噬血魔族冲出的刹那,破妖城的内战爆发!

甫一接触,便有碎肉和鲜血飞起,惨叫声此起彼伏,好在两边的战争扩大之前,修真的三大掌门,以及噬血魔族的众长老及时赶到,严惩了十数人,以铁血手段暂时平息了这场战争。但是――

谁都知道这样下去,战争还会爆发的,而且下一次爆发,恐怕就不是以武力抑或声望能镇压得住的,因为世间所有具有意识的躯体,都只是意识暂时从欲望那儿借来了控制权,一旦强烈的欲望湮没了意识,再如何镇压也没有用处。

三大掌门、魔族长老都明白必须要尽快想出破解之法,否则不死于妖族,也会毁于两族相争。

可是,破解之法是那么容易想出来的么?

此际,纵然妖族不攻城,只是围城,也能让众人、魔困死城中,而且,几位高层揣测,当初圣刀能为他们争取那么长的时间,除去圣刀本身强大以外,多半还有妖王的故意为之。

毕竟困兽犹斗,哀军势大,总不如瓮中捉鳖、渔翁取利来的好。

……

破妖城一座简易的大厅中。

四名老者和三名少年坐在其中,借着穿过层云,又穿过城顶孔洞洒下的几许微光,七人沉默地望着,望着四周死寂的众生,也望着死寂的彼此。

三日时间,带进来的牲畜已被宰杀了大半,丹药干粮早已告罄,甚至连妖兽的尸体也已吃完,然而头顶的天光却不曾亮过半分,愈来愈暗,暗到几乎看不清近在咫尺的双手,回忆不起记忆中自己的面容。

这七人正是鸿国的三位皇子和四名保护皇子安全的老者。

龙见龙田参加这次考核,本是打着游山玩水,狩猎林野,闲暇时再和几个贴身正在起草。不过其正式出台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南都从多家参会企业了解到丫鬟共赴云雨,过些悠闲轻松日子的念头,万万没料到,轻松的日子尚未尝出滋味,万妖潮便奄忽而至,倘若不是魔君天地玄黄出手,不说坐在昏暗的破妖城中,恐怕已经变成瑶山的一掊土了。两个皇子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眼睛都哭肿了。九十六皇子龙渊倒是没哭,安安静静地坐着,时而望望巨刀,时而望望天,不知在想些什么。

四位老者尽管心中也十分抑郁,但毕竟经历的比几位皇子要多,生死一线、千钧一发之事,也遇着不少,加之之前有魔君的救命之恩,后来一路又见惯了生死,总是看淡了些,纵然不甘,也不会觉得悔恨。

人族中和龙田龙见两位皇子一样悲痛的,还以往有就是众考生了,虽说考核前他们答应过不论生死都会参加,但根本未曾想考核竟是这样的!

这哪里是考核,分明是让他们来送死!

倘若知道会是这等情形,即便里面有再好的机遇他们也不干。

来时十万考生,雄赳赳气昂昂,此时连一万都不到,九万多考生就把自己的性命扔在了一梦江城,化作黄土。然而剩下的数千,多半也要付了前九万多的后尘。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有些话听来、说来,容易、动听,可真正经历才会真正明白。

九州尽管有诸多的不好,也是妖魔无尽,在城外随时可能被妖魔袭杀,可总好过在这儿,根本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甚至于苟活,都不过是奢望。

至于进来时,黄岐老道士说的,请你们到梦中界小住几日,看看山水,晒晒太查询触摸电脑可以随时查询到各种基础信息;对外公布举报监督咨询阳,贫道在那山那畔,种了莲花,煮着清茶,众考生早已当屁放了!

逃命的时候,众人天南海北,哪儿没去过?压根就没看到黄岐老道士,还种莲花,煮清茶,鬼都不信这话!

倘若日后化千万分之一为可能,成功逃出,第一件事就是去活剥了那老道士!

阴沉沉的破妖城,因为这一天妖族没有攻击,而变得死寂、诡异,又各怀愁思。

血腥味以及各种粪便、汗臭的气味混杂在一块,缓缓飘荡在城内,就像目光呆滞的望着天空的众人,没有半点生气。

……

黑暗里,一块半丈方圆的石板上,一个小女孩正靠着一名少女熟睡。

这块石板也加有息壤的成分,被安置在高于地面数丈的地方,靠着城墙。

建城不久便有人想到倘若能依据破妖城守住攻势,众多人族魔族聚集在一处,吃喝拉撒几乎都相隔不远,环境多半十分恶劣,这几处置于高处的石板,正是给道法高强的人用的。

即便在生死存亡的时刻,等级依旧存在。

盘膝而坐的少女左手握着出鞘的长剑,静静地坐着。

一身黑衣,青丝如夜,在昏暗的破妖城中,少女就像成为了破妖城的一部分。

不过不同于破妖城的死气沉沉,女孩清眸明亮,尽管疲惫一次次涌出,都被她压了下去,她微微仰着面容,绝美精致的脸蛋,掩盖在尘埃中。

她望着城中心的巨刀,还有巨刀直指的苍穹。

这柄巨刀尽管模样已变化太多,但她依旧能认出来,这是曾在雪山顶上,守护过自己的那个少年的刀。

少年叫千亦,他的刀,叫天鸿。

那天晨光微启,少年提着他的刀离开,然后――

一日,魔起。

又一日,妖上。

再十日,破妖城出,天鸿伫。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少女很难想象,她也不知道少年曾做过什么,但想起少年风雪洞中的执着,篝火下的认真,她相信,他一定做出了他心中真正的选择。

天鸿刀遗落在这儿,少年不知所踪。

雨寻烟觉得,倘若千亦还活着,那么――

那抹曾在凋零中盛开的金光,一定还会重现世间!

成都曙光医院好不好
长春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长沙男科好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广州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