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通信

生活沪占星课被喊停学生多个选择也不错维权

2020.10.24 来源: 浏览:0次

生活 沪占星课被喊停 学生:多个选择也不错,

dogcatcher占星课的学生期末答卷 ■盘主是一位80后优秀的摄影师、书籍装帧设计师。 ■学生答题时只有其出生信息,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晨报 金文婕

晨报 金文婕

又到了一年一度处女座被“黑”的时段。

不过,占星师们告诉你,下次看到“某公司招人不要处女座”这样的,大可嗤之以鼻。的确,很多HR对星座很感兴趣,HR去学占星、学心理学的也很常见,但在面试时,他们不可能直接问应聘者精确的出生时刻、出生地点,因此,单凭太阳星座,即你的阳历生日可推算出的星座,再厉害的占星师都无法说出你完整的个性。

尽管占星师始终认为神秘学或是玄学才是占星应属的范畴,但占星仍不断受到各方挑战。这不,这学期,上海某名牌中学的后者是炙手可热的跨国创业公司占星兴趣发展课也悄然下架了。

事件

上了2年的占星课,被校方悄悄喊停

给学生看盘聊职业志趣

2014年9月1日,又一个新学期的开始。对上海某名牌中学高三的学生来说,他们的课表与一年前的变化并不大,不过在“兴趣发展课”的选课表里,将不会再有“占星”这一选项。

导演“占星”这门课的老师,dogcatcher,虽然在占星圈内已小有名气,但当“老师”与“占星爱好者”两个身份重叠时,依然不愿以真名现身。1985年生人,复旦数学系毕业,心理学教育硕士,在教书之前,曾是名“程序猿”,现在吃回老本行,是一名高中数学老师。

教书之余,dogcatcher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占星,所以当有机会开设兴趣发展课时,dogcatcher选择了这门古老、神秘而又备受争议的课程。

“我们不说‘星座’,我们说‘占星’。”dogcatcher说,星座只是占星这个概念里很小的一个分支,而占星的主要任务是看星盘。

星盘是什么东西?它是你出生那一刻天空中星体排列位置的星图。对只粗浅知道十二星座的人来说,星盘是一个充斥了线、夹角、阿拉伯数字、希腊文符号的几何图案;而对占星研究者来说,他们似乎能从这个圆里解读出你的性格、财运、事业、感情趋势,甚至不需要见你一面,只需要知道你确切的出生时刻和出生地经纬度。

“我的占星兴趣班主要就是介绍怎么看星盘。通俗说,就是怎么把星盘语言翻译成大白话。跟所谓的星座运势完全两码事。”dogcatcher说。

学生:多个选择也不错

和国外的占星学院不一样,dogcatcher 的占星课只教职业占星。“占星的内容非常多,你能活多久,会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和父母关系怎样,爱情怎样等等。但未成年的学生不管在理解力、认知水平,还是对人生的理解程度上,肯定更适合探讨职业、志趣方面的话题。”此外,dogcatcher专注于职业占星的另一个理由是,他认为相对于主观色彩较浓的情感类占星,分析职业更客观。

兴趣课上,dogcatcher会拿出一些名人的星盘,在不告知盘主姓名的情况下,让大家用掌握的看盘知识分析盘主可能从事的职业,最后揭晓答案。

课余,dogcatcher还会为有需求的学生看盘,甚至还有别的老师也会来找他算一算。“我还经常帮学生找东西,起一卦,找到了,他们后来掉了东西第一反应就来找我。”

“老师只教性格和职业,从不会给我们看感情,他说这个不能剧透。虽然很多人很感兴趣。”W同学上过一学期的占星课,不过看得出她把兴趣和本职分得很清。

今年上半年,dogcatcher接到通知,这门上了2年的占星课不能上了。为什么会停上这门课,学校校务办并没有给出直接答复,只是表示“我们学校的发展课的确内容很丰富”。不过,停课在学生中也没引起太大波澜。

W同学说,她的爸妈知道这门课的存在:“他们叫我不要信,我本来就没特别信,仅仅参考。照着这个做就没意思了。”

兴趣广泛的C同学可称得上是学霸,喜欢研究机器人,准备出国读工科。接触占星学后,反而有点纠结:“本来就打算工科这条路走到底的,但老师指出我适合营销,每次见到我都会说‘你就是Marketing,Mar-keting',在和他谈职业之前,我都没想过还能考虑市场营销这个方向。”

C同学认为,占星给她打开了一条思路,一方面坚定了应该顺着自己的兴趣走下去的意志,另一方面,也多了一种选择的可能:“大学可能还是会读工科,但也考虑再辅修一门,读个双专业。”

对话 dogcatcher

欲启发学生的自我认知和志趣探索

晨报:为什么会想到给学生上占星课?

dogcatcher:我认为现在的中小学教育课程体系中缺乏可以引导和帮助学生进行自我认知的一门课。成年人反思自己的人生道路时,大都比较认同“了解你自己”比“数学多考那么几分”对人的发展更重要。开占星课,希望能给学生在自我认知和志趣探索上有所启发。

晨报:如果如你所说,占星真的能算准命运,那十几岁的年龄去触碰命运,会不会太早?

dogcatcher:考虑到真正了解占星学的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并不多,我认为最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应该是孩子们自己。

晨报:学生的接受能力怎么样?

dogcatcher:不是所有高中生都能像我的学生一样在短短一段时间内卓有成效地学习占星学。

我们学校学生的逻辑能力和批判性思维都很优秀,学习方式比很多成人还理性。仅仅从答卷看,他们学得好不好,和他们是不是相信占星学关系不是很大。临近期末对占星学仍不以为然的同学,答得比所有人都好; 而投机取巧用软件解题的同学,虽然得了最低分,但实际上他是站在人工智能的角度去调侃解盘,表达自己对占星学的看法。

这些例子都从侧面印证了国际占星大师诺泰尔的话:占星学不是用来“相信”的,而只是用来“知晓”的。

晨报:会给学生占未来的职业吗?会不会影响他们高考选专业?

dogcatcher:我会给学生看盘,看未来的职业,但前提是他们自己没想好,来问我。

至于对学生高考选专业的影响,有,但实际上每个人对他人的影响是有限的,尤其是对那些已经有自己想法的孩子。“90后”在做人生选择时,想法比我们“80后”要明确,大致知道自己的志趣,他们也会从父母的生活中得到应有的指导。如果问一个高三学生,将来想干什么?“80后”当初会说:“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先把高考考好,将来做什么进了大学再想。”而我接触到的“90后”学生会说:“我大致去做金融这块。”他们比我们更有主见。

晨报:学生中有没有受你的占星课影响特别大的?

dogcatcher:没有,学生太忙了,课后是没有时间研究占星的。

另外,除非是个人特别崇拜某位占星学老师,才会受很大的影响,我在我的学生中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晨报:分析过什么原因导致占星课被停上吗?

dogcatcher:不让上了,不一定是学生的反映,家长、学校,可能有很多方面的因素。

学生反馈

既然dogcatcher认为学生自己的感受最适合回答“十几岁就碰触命运会不会太早”这个问题,就让我们看看孩子们是怎么看待命运这个话题的。

当你得知可以学习西方占星学时是什么反应?

男生J:一阵惊喜,其他同学的反应是期待与观望态度并存,期待压过观望。

女生W:就仨字:“哦,是吗?”其他人反应:毁誉参半吧。

女生H:反应是:“看!我说吧!”其他同学反应:魔法课!我们是不是在Harry Potter(哈利波特)里!

女生G:很兴奋很期待,顺便看看自己以后会从事什么样的职业。

男生C:非常激动。我想起《三国演义》中西蜀的司祭,此人在邓艾攻破成都时第一个出城投降,并大笑不止,说此乃天意,西方占星学应该与中国占星差不多,所以我非常期待这门课。

听课之前,对星座/占星学了解多少?课程给你最深刻的印象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男生J:课前对占星的了解只停留在上疯传的星座运势或小说中的奇幻描写。对实际的占星学可谓一无所知。与我预期不同的是,课程并不与所谓财运等星座运势的分析有太多相关,却更关注个人心理的演绎。通过星盘这一工具,我对数量超过90后的男性。厦门快约婚恋机构负责人谢先生告诉自己、对同学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女生W:课前我根本没听说过占星,一直对星座持无聊态度。课程比我想象的要专业很多,很玄的样子。印象最深的是各种奇怪的星盘(如林肯先生的)。

男生C:听课前对星座并不了解。最大收获是由已知公设分析、结合具体行星包含意义而推出心理意义的过程。

男生F:课前我对占星没有任何了解,只是偶尔会看一下星座运势。课程内容十分系统详细,这里的水很深啊。

如果老师讲得不错,星盘真的能透露宿命、遭遇,你感到害怕吗?

男生J:我用一首诗回答这个问题:孤舟斜浪雨纷纷,潮起惊涛卷昆仑。既识波流何路去,何畏满江尽潮生?(老师备注:这首诗是学生原创的)

女生W:害怕?我才不会呢,也不怎么信。

男生C:假如星盘上的内容是对的,那么人的命运岂不是定数?这有些宿命论的味道。别人可能会因此而不相信、害怕星座,而我比较相信星盘,因为我的确在星盘上读出我的某些命运,但也不会因此而感到害怕。人就一命,本来就是幸运,就算是注定,也大可享受一番被命运牵着走的感觉,何况星盘所展示的你不爱的地方,正好可以督促你改进。

你对什么职业的人的星盘最感兴趣?你自己将来愿意做什么职业?

男生J:我对政治家的星盘最感兴趣,我将来愿意做律师或医生。

女生W:我当然对自己的星盘最感兴趣!因为我对自己的职业规划非常纠结,没方向啊。

女生W:我对艺术家的星盘比较感兴趣。将来的职业,完全木有想法怎么破?大概会去读工吧。爸爸想让我当建筑设计师,这我能行么?

女生G:我感兴趣的是一些科学家或成功创业的企业家的星盘。而我目前对未来的打算是学医或是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

占星vs天文

一场关于“是否伪科学”的持久战

○正方:科学已经证明,除了太阳某些时候会对人类有影响,行星和恒星的位置、运动对人类肯定是没有影响。

●反方:星体对应的人生命题的规律是在日积月累的实践案例中得出的,并被不断印证。

与业余爱好者最大的不同,全职占星师可以接触到大量客户的星盘,当然,也不乏前来挑战“准不准”的客户。火星在参加ISAR考试时还遇到过一位理工科的男博士,当初抱着揭穿伪科学的目的接触占星,不料最后占星反而成为他最大的兴趣。

大多数挑战者的理由,不外乎占星的伪科学性,不过,占星师从不否认占星并非科学,神秘学或是玄学,才是占星应属的范畴。2011年6月,北京天文馆曾举办过一次在占星圈反响极大的活动“天文与占星的对话”。当年,南方周末对此事的报道中,最抓眼球的一句话莫过于“一名支持占星的年轻男子在得知身旁的女子不相信占星后,拒绝与她乘坐同一部电梯”。多么生动的“敌对”阵营的写照。

这场对话的双方,分别是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和美国资深职业占星师大卫瑞雷。3年多后,当再次向朱进馆长提及这场对话,这位心直口快的天文学家直接用“骗人和胡扯”来总结占星术。

朱进不否认占星在操作层面上是与天文有关系的:“你出生的时间、地点,出生时的行星、太阳、月亮等在天上的位置,这个是跟天文有关系的。”但他认为占星的理论基础是站不住脚的。“比如占星认为,金星跟你的爱情、婚姻等有关,类似这样的假设没有任何依据。他们是用了貌似科学的办法去推测。但是科学已经证明,除了太阳某些时候会对人类有影响,或某个小行星砸到地球,行星和恒星的位置、运动对人类肯定是没有影响的。”

在这个问题上,占星爱好者们的解释是,星体对应的人生命题的规律是在日积月累的实践案例中得出,并被不断印证的。“得出这个规律,用到过去的人身上发现也行得通,逐渐就形成了一套理论体系。”dogcatcher 如是解释。

的确,占星更像是一种试图解释偶然背后必然性的“艺术”形式,它不具备科学应有的可反复验证性。但真准也好、巧合也罢,当占星说中你的一些事后,多多少少会被震撼到。

在火星的执业生涯中,就有过一次“准得吓人”的案例。“我本身是不给小朋友看盘的,但有一位母亲找到我,说她的孩子不断呕吐,查了两个月查不出病因,我破例给这个孩子看了。”火星看过孩子的星盘后,推断病症可能在肠胃或臀部,她还把星盘给伦敦占星学院创始人苏汤普金看了,汤普金推断问题可能出在骨骼、膝盖处。之后,孩子的母亲针对她们提出的位置给孩子做了详细检查,医院最终的结论是盆骨的骨头里长瘤,压迫神经引发呕吐,这恰恰是两位占星师结论的结合。

占星这一行

咨询费:900元一次不算贵

8月17日,锦江乐园地铁站上商务楼的一间时租教室里,dogcatcher 站在讲台上,不过听课的并不是他的学生,而是一群和他一样的占星爱好者。这是dogcatcher和他的小伙伴们发起的“夏季占星讲坛”。

同一个周末,在浦东,还有另一场占星讲坛同样吸引了不少爱好者。在这类占星爱好者的聚会上,不仅有像dogcatcher这样的占星学爱好者,还有很多辞掉工作全职占星的“大师”过来分享心得。

火星就是这样一位全职占星师。自2004年开始接触占星,她出道10年,不仅已成为圈内有名的大师级人物,而且还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积累了一定的客户和人脉,每小时的咨询费用高达600元,咨询一次一般需要1.5小时,来找她看盘依旧需要提前预约。“这个价格很正常”是接触到的数位占星爱好者对此的评价。火星自己也说,其实可以开价更高,但不想因为价格吓走基层的客户。“我们付出也很多,你看我看的这些书,几乎每本都是100元朝上的。”火星指了指满满一架子的“天书”,其中不少都是原版的英文读物。

“要学占星,天文、地理、物理知识都要懂一点,要知道赤尾平行什么意思,对数表看不懂,星历表就看不懂。还要有一点希腊语基础,因为星座的名词都是由希腊语演变而来的。”文科生火星捡起大学里都未曾翻过的高数书,硬是一点点啃懂了。

考证:占星师考试6小时

去年,一直靠自学成才、实战累积经验的火星参加了一项学院派味道更浓的考试ISAR资质认证。“不是为了拿证书,是想看看自己和学院派有什么区别。”

ISAR,是国际占星研究协会的简称,总部在美国,去年第一次被引进中国,吸引了30多位占星爱好者报考,其中19人通过。“几乎考了整整一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做了6个小时的题。300道选择题,其余都是文字解答题,有案例题,考合盘等等。题量非常非常大。题目是国外老师出的,翻译成中文试卷,考生用中文答题。”回忆起那场考试,火星觉得不仅考脑力更是考体力。

占星咨询师丁宏就是通过考试的19人之一。据她介绍,ISAR考试强度的确非常大,超过她以前经历过的伦敦占星学院(简称LSA)的考试。“除了占星能力考试,还需要参加咨询技巧培训、道德意识培训及考试,以及选修三门选修课后,才能取得ISAR占星师认证证书。”

据了解,ISAR考试在国际上并非唯一的执业资质考试,不过在国内,有如此规模的协会资质认证还是第一遭。

英国学占星还能拿学位

作为一个把占星当做自己第一份全职工作的占星爱好者,上海人丁宏曾经历一段背井离乡学占星的奇趣旅程。在复旦读完本科后,丁宏赴英国攻读文化传媒方面的硕士学位,在伦敦求学期间,接触到了伦敦占星学院。

“占星在英国也还只是一种亚文化,和中国一样,大部分英国人也不完全知道占星为何物,最多看看八卦版面的太阳星座娱乐占星。不过即使是这般小众的占星学,在西方竟然做得相当专业,比如,英国有很多占星学校,除了我读的LSA,还有着名占星师Liz Greene创立的心理占星学院、历史更悠久的英国占星学院,以及提供文化天文学与占星硕士学位的威尔士大学等。除此以外,英国还有占星行业协会,还会定期举办规模盛大的占星大会,定期出版占星刊物,更别提不同流派的各类占星着作……”

虽然在英国学了两年占星,丁宏一开始也并没打算就此营生。直到有一天在北京若道的站上看到招聘,她才意识到“原来可以做占星”,然后直接从伦敦飞北京,并且工作至今。“当时我亲戚朋友都惊呆了,对于这么个‘奇葩’的决定,每次回想起来都觉得是宇宙神器的安排。”



早期肝纤维化吃什么药
绥化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安康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Tags:
友情链接
广州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