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通信

电子商务行业图书大战作家或从中获益

2019.07.04 来源: 浏览:6次

电子商务行业图书大战:作家或从中获益

对于以写文为生的作家而言,最近有两条消息不得不关注:其一是京东商城CEO刘强东发微博宣称,对在京东商城上有书籍在售的作者,将补贴销售额的3%;其二是慕容雪村的畅销书《原谅我红尘颠倒》授权盛大文学三年,“收成”仅为300多元。在一个图书日益电子化的时代,传统作家的权益究竟该受到怎样的保护?

六一前夕,24家出版社向京东商城发出讨伐书,指责京东商城全部少儿图书4折封顶行为是不正当竞争,而刘强东则自揭少儿图书进价仅3折。在当当、卓越、京东商城纷纷卷入图书大战、降低利润之际,传统作家的收益却可能因此而有所改善。

大多作者生存窘迫

初涉图书市场的刘强东也许并没有想到,单纯的图书价格战,会让他将视野转向“水很深”的出版业,而触动他的是大量收入微薄的作者们。今年3月,在讨伐百度文库侵权时,韩寒发表的名为《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中,对传统作家的“窘况”有十分清晰的描述:“一本25元的书,如果卖两万本,已经算是畅销,一个作家两年能写一本,一本可以赚34000元,如果他光写书,他得不吃不喝写一百年,才够在大城市城郊买套两居室。”

“一般而言,图书作者是按照版税乘以码洋(书价乘以印数)获得收入。普通作家的版税通常是8%左右,如果是一线作家

电子商务行业图书大战作家或从中获益

,最高可到14%,但数量极少。”一位出版人向《IT时报》透露,由于作者无法监督图书销售,一些民营出版社便在码洋上搞鬼,以远低于实际的码洋和作者结算。而随着景气变差,不少出版社更是开始更改合约,出书后仅支付首刷量(通常为2000本)五到七成。一位曾出版过校园小说的作者便向抱怨,“仅拿到过出版社支付的第一笔费用。”

“假设一本书卖10元,里面的构成是这样的,作家赚1元,印刷成本2元多,出版社赚1元多,书店赚5元。”这是韩寒给出的一本书的定价模式。很显然,高额的渠道费用是书价高企的主要原因,这大概就是刘强东所谓的“怪现象”,“作者赚到的钱少得可怜,不愿写书;销售渠道不通畅,中间环节太多,读者嫌书贵不愿读书。”

作家或从中获益

不久前,刘强东在其微博上公布的“图书战略”中宣布,“个人向作家维权联盟捐款100万人民币,支持他们去和盗版者打官司!自2011年6月1日起,所有在京东商城销售的图书,京东拿出销售额的3%直接补贴给作者!”

“京东商城的一个副总裁此前已经打过,要捐款100万元,对作者补贴3%也明确表示要给。”作家维权联盟代表、磨铁公司总裁沈浩波向确认了刘强东微博所言,不过他同时表示,由于作家维权联盟的组织架构还不完善,因此暂时还没有就这两笔款项如何支付具体探讨,“等我们做好了,我会主动找刘强东要。”

已有四本书出版的上海作家未再对此也十分感兴趣,她在微博上表示,“作为有书在京东卖的人,我对3%的销售额表示深度围观中。”5月25日,在京东商城上看到,未再的三本小说销售折扣在49折到73折之间,不过站并没有显示销量统计数据。

“给作者补贴很难操作。因为图书种类太多了,想想看,几十万本书,每本销量是不一样的,支付补贴时,会在结算上存在很大问题。”尽管这位出版人对刘强东的补贴一说持“怀疑”态度,但她表示,如果真能进入实际操作,对作家是件利好,而且图书大战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图书销售,整体码洋上升的话,作家可抽取的版税也可能因此增加。

链接

传统作者电子版权运营陷困境

刚于5月25日正式提交赴美IPO申请的盛大文学近日陷入风波。5月18日,作家慕容雪村通过微博公开指责盛大文学拖欠其作品《原谅我红尘颠倒》的版权费,指出其与盛大文学签约近三年,而最后应得的分成仅有300多元,而且还没有支付。这让传统作家的数字版权尴尬又一次显现在舆论面前。

传统作家赚不过络作者

让慕容雪村无法理解的是,根据盛大文学给出的数据,点击量在500万,全络唯一全本授权,全部所得300多元,这让他“听到这消息满身冰凉。”这和盛大文学此前动辄宣布的某作者收入百万似乎有些遥远。

“络小说与传统小说是完全两种路数。众所周知,一个当红络小说没写到30万字以上是没太大收益的,一般写到20几万才会入V(收费),写红的少则50万字多则几百万字,速度也不可同日而语,一般日更3千到2万,由这个来算收益会比较靠谱。”友Frida-欢欢透露。

这大概就是传统书籍作者的“尴尬”,只有20万字的《原谅我红尘颠倒》,入V大约7万字,收入约是千字4~5元钱,但由于这本书早已全文出版,其盗版在其他站上到处可见,愿意为之付费的读者自然寥寥。“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有一本书在先出版纸质书之后,能在数字版权上成功获利的。”一位出版人告诉《IT时报》。

传统书籍上盈利难

上海市作协副主席,知名作家陈村在回复慕容雪村的“抱怨”时,指出盛大文学商业模式有问题,“以此计费,传统书籍的作者如何还可能跟盛大合作?”

事实上,盛大也在尝试,今年4月,盛大推出的云中书城2.0,将传统的店中店概念引入到数字出版行业,即出版商可通过“店中店”形式在云中书城开店,读者可以以纸质书定价的2至3折购买。但登录站后发现,在“付费新书TOP500”排行榜中位列前几位的书籍,评分人数大多在个位数,这意味着实际购买人数不会更多。

“由于盗版,除了平台之外,中国数字出版完全走到绝境。”磨铁公司总裁沈浩波呼吁,除了建立公平合理的版权使用费标准,以及公平合理的版权侵权纠纷的解决机制外,还应建立电子书籍的协同浮动定价,根据市场环境进行价格浮动,“目前很多数字出版销售平台上,定价都是由渠道商确定,我觉得有一定的瑕疵,由于定价的单一和低价,导致常规大众出版领域的图书很难在数字出版平台上流通。”他希望通过这些措施,使传统书籍电子版权走出困境。

Tags:
友情链接
广州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