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创业

九阳至尊正文第章颛孙翰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阳至尊 正文 第448章 颛孙翰

“大胆,敢对公子无礼,掌嘴!”

就在紫武明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站在那少年身后的一人突然蹿前,残影晃动间,照着紫武明的脸颊就是一个耳光盖下。

“啪!”

“找死!”

紫武明悲愤欲绝,自他成为太玄命武以后,一直备受礼遇,别人同他说话都是客客气气,可今天却仿佛是撞了邪般,先是原本以为轻而易举的一场镇压不但没有完成,反而被一个小小的还真带着几头毒物逆袭,同行的罗浮宫清纬道人惨死,自己也是中毒重伤,却不料到了这个荒山野岭的地方,居然还要被一伙往日自己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的低阶命武欺负,被一名始灵命武羞辱式的扇了耳光!

如此的遭遇让他恼羞欲绝,想要鼓足余劲将眼前这三人斩杀当场,却发现体内的毒性竟是在这一恍惚间已经蔓延到了五脏六腑,若再不真正的勇气和诚实不是我想什么说什么及时施治,自家的肉身便将彻底的被腐蚀败散,到那时自己就不得不进行夺舍转修,后患无穷。

“这三个杂碎,待我祛毒痊愈之后,必要将之碎尸万段,但凡和他们沾点亲故的人都要比照办理!”

紫武明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咬着牙,便要低头离开此地,却不料又被那少年叫住:

“你身中奇毒,毒性发作,已经进入了五脏六腑,再有片刻耽搁,这具肉身就会彻底死亡,除非在七日内找到一具完美的肉身,否则你夺舍转修,日后便难有寸进,长生无望咯。”

紫武明身形一滞,咬着牙:“你想说什么?”

那少年公子笑了笑,摸了摸眉角:“我有奴仆三万,始灵级的奴仆人数超过五十,但是独独还没有太玄级的,嘿嘿,看你这模样,不若做我的奴仆?我可保你一命,并且还能助你日后修行进阶。”

“你居然想收我做奴仆?”紫武明几疑自己的耳朵出错,眼前这不过是宝丹境的少年居然口出狂言,要收自己堂堂紫阳魔宗长老做奴仆?

是什么给了他如此底气?是什么给了他如此狗蛋?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羞辱,而是一种视若蝼蚁般的轻贱,根本就没有正常命武者应有的阶位上高低贵贱的观念!

这种人,该死!

“怎么,不愿意?”宝蓝衫少年捏了捏手指,脸上的笑意淡去,扬了扬头冲身旁那两名始灵巅峰的仆从吩咐道,“既然他还没认清现实,那你们就帮他去认清下,想要做我陆峰岳的奴仆,可是一种荣幸。”

“都已经没了半条命还认不清形式,哪怕最后做了公子的狗,也是条蠢狗。”那站在右边的女仆冷笑一声,出手如电,灵力波动间,竟是化作道道残影,绕着紫武明旋转不定,间或出掌指拳爪等攻向他周身要害,同时一股股深入骨髓的冰寒之意也随着拳风逐渐的渗入到紫武明体内。

若是紫武明一身实力尚在,哪怕只有巅峰时期的五成功力在身,只要没有中毒,拿捏眼前这奴仆不要太简单,可惜虎落平阳被犬欺,四头毒皇的毒性太过恐怖,尤其是相互组合成了复合毒更是循环无穷变化,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毒性越发恐怖,且针对他身体的特点而进行转化,侵入的速度和破坏度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呈几何增速。

所以,面对这名始灵巅峰女仆的进攻,虽然紫武明暴喝连连,但一身功力几乎都在压制体内爆冲的毒性,能发挥的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两成,哪怕左支右挡,已经岌岌可危。

“困兽之斗,给老娘趴下!”

约莫一刻钟后,紫武明逐渐不支,接连被击中数下,身体表面已经凝出一层薄薄的冰霜,整个人动作变得愈发迟缓,眼见谁道秋期有泪痕?  自是人间一周岁支撑不了几个回合。

“狗贼,施毒?!”

就在这时,就听那进攻紫武明的中年女子怒叫一声,身形飞退到少年身后,捂着手掌,眼中满是恨色。

“怎么回事?”

另一名男仆见状,迅速上前,将少年公子挡在身后,神色严肃,眼神凌厉。

“这狗贼身上的毒有古怪。”

中年女子咬着牙,左手用力一扭一撕,竟是硬生生的将她自己的右手齐腕扭断,然后面不改色的服丹敷药,处理伤口。

“这是他身上的毒?”那名男仆沉默了片刻,眼瞳一缩,再看向紫武明的目光变得无比忌惮,“好烈的毒性,难道是楚州的万毒宫的牵机毒?”

“呵呵~你以为把手腕断掉就没事了?”紫武明嘴角一裂,像是阴谋得逞般狞声大笑,“你们以为这是什么毒?这可是令身为太玄命武的我都束手无策的奇毒,我使出万般手段,却依然祛除不了,嘿嘿,否则你以为区区巅峰始灵还能伤的了我?”

“有趣,没想到只是偶尔出来散散心居然会遇到这般有趣的事情。”那少年公子见状,脸上却无丝毫的害怕,眼中反而闪烁着新奇之色,“葛伯,给舒姨用六转天心丹,我还就不信这区区下界还能有六转天心丹都治不了的毒。”

“少爷,这六转天心丹可是夫人给您用的,这次出来总共只带了两颗……”被称为葛伯的男仆弓着腰,有些迟疑。

少年公子摆了摆手:“没事,舒姨的事要紧,再说不是还有一颗么,不必担心。”

“是。”

葛伯略一思索,便点头答应,取出一只精致的瓷瓶,倒出一颗青翠如玉的灵丹,给名为舒姨的女仆服下后,感激的望了少年公子一眼。

少年公子眼见舒姨神色好了不少,笑了笑,问候道:“舒姨,你现在感觉如何,那毒可是已经控制住了?”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舒姨恭敬的向少年感谢,神色却有些迟疑,欲言又止。

“怎么,难道这六转天心丹都无法将此毒祛除不成?”

“这毒好生奇怪。”见少年问及,舒姨皱了皱眉,“六转天心丹不愧是祛毒极品,虽然一时没能将之彻底祛除,但也形成了压制,此毒暂时难以作恶。”

“居然连六转天心丹都无法将之祛除吗?”少年公子神色一变,正待说什么,却是突然一甩手,便有一波恐怖的灵光倾泻而出,打在他们身后一片空旷的沙地上。

下一刻,戾啸声接二连三响起,三道漆黑如墨的箭矢迅若闪电,刹那间就偷袭到三人面门前,与此同时,在他们四周不知何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骨蝎,阴森可怖,“窸窸窣窣”的将场中几人包围了起来。

“这下界还真有意思,居然有人敢伏击我颛孙翰!”

少年公子脸上挂着笑容,但眼睛里却是阴森一片,在他眉心处,一个古拙玄奥的符文闪烁幽蓝色的冷光,刹那间,空气像是被凝固了一般,那射来的三道箭矢在靠近三人丈余距离的时候突然失去力量,并且从箭尖开始逐渐的蔓延一层清冷刺骨的寒霜。

“哞!”

便在这时,半空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震百里的牛吼,紧接着,大地颤动,妖气冲天,一头山峦般庞大的巨兽像是从虚空中钻出,踏着烟尘直冲而来,那声势之凶猛,仿佛一座山岭迎面冲撞过来。

“这是……神兽青兕?!”

少年公子先是一怔,旋即眼中闪过贪婪之色,抚掌大笑:“好!好!好!没想到这枯败凋蔽的下界居然会有如此神物,真是好极了!”

“公子,速退!”

名为葛伯的男仆见状,无奈的踏出一步,伸手扶住少年,身形拔地而起,踩在一团云霞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瞬息间已冲到跟前的巨大妖物。

这是一头首尾长达百丈,高约二十余丈的青兕,通体青黑如古铜浇筑,额前独角弯如满月,萦绕霍霍雷光,蹄下生烟,移动间像是一堵城墙碾推过来,目标直指此刻脸色乌黑乌黑的紫武明。

少年公子冷眼旁观,突然来了兴趣:“嗯?这头青兕气势汹汹,目标却并非我等,莫非此人先前做了什么招惹这头青兕的坏事?”

葛伯眉头皱了皱,迟疑道:“公子,是否要我出手?”

“不急,先看看再说,这头青兕如此狂暴,其中因果定然不小。”少年公子眼中闪过一抹热切,有些痴迷的看着地面上那头横冲直撞的青兕,喃喃道,“真是意外之喜,天大的意外之喜,若能降服这头青兕将之带回去献给老祖……”

“公子,那此人该如何处置?”舒姨神色一动,指了指紫武明问道。

少年公子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全神贯注的看着青兕,眼皮也不抬一下:“和青兕相比,一个身染奇毒的残废太玄算个屁。”

“不对,先前分明有人偷袭我们,怎么会突然冲出来一头青兕?”

“葛伯,舒姨,快动手,这头青兕有古怪,速速将其擒下。”

只是,这少年公子虽然反应了过来,但为时已晚,等到他一对仆从接到命令准备动手的时候,那头庞大的青兕已经冲至紫武明跟前,蹄子猛地践踏而下,在紫武明惊愕万分的目光中将其踩作血肉泥酱。

而就在这一瞬间,青兕从口鼻猛地喷出一团白烟,瞬间扩散开来,遮断了云团上少年公子三人的视线。

湖州医院治疗男科费用
南宁阳痿治疗费用
兰州治妇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广州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