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创业

九州刀客行第十二章第一个弟子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州刀客行 第十二章 第一个弟子

何方宫,捞月湖。

从旧阁楼中走出后,千亦的眉宇便一直微凝。

除去何所道方才对《十道忘因》做出的反应外,心间盘旋最多的便是收徒一事。千亦依旧没学会掩藏自己的心事,不解的眉宇早已显露他真实的想法。

他不想收徒,就像他多次拒绝语山山一样。但这次他应承下来,因为他知道何所道这么做并不是让他还人情,有容国院教习无数,比他修为高、天赋好的学子亦不在少数,随便找一个都能收下这名少年,但后者让自己去,那便自然有他的道理。

千亦凝眉思索着,不过没能思索太久,离湖畔还有数里远的距离,脚步已悄然慢了下来。

他不动声色的退到杏花树下,背对湖畔俏生生立着的身影,伸手微撷,似乎被沿途的风景吸引。

然而这一番“不露痕迹”的举动依旧没逃过湖畔少女的眼睛,语山山兴奋的朝他挥手:“师父!师父!”

几许凝露飞洒在空中。

杏花摇曳,花树下少年的身影已消散一空,千亦立在一丈之外,希冀少女把方才的一幕当成幻觉。

可惜,山山的声音没有丝毫疑惑,反而略带兴奋:“师父,我看见你了,你藏在假山后面!”

一抹不自然的红出现在千亦平静的面容上,千亦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不急不缓的向湖畔走去,却不知身体已僵硬的像是木偶。

山山一溜烟跑到千亦跟前,圆圆的小脸上满是笑意,她依旧秉承着自己的一贯作风,齐颈的秀发随意用蓝绳扎在脑后,灵逸大气的学子衫被她绑住袖口和裤脚,风一吹,看着像两张叠起来的烙饼,古怪而滑稽。

山山显然对自己的穿着不太在意,衣服对她来说,只有方便不方便,没有好看不好看。这一点甚至贯彻到她的面容,麦色的圆脸上,一颗眼屎挂在眼角,一许面屑点在眉梢,把原本精致可人的五官邋遢了个干净。

千亦尽量不去看山山的眼屎和眉梢,目光望着捞月湖,稳步前行。

山山走在千亦旁边,笑嘻嘻看着千亦道:“师父,你刚才是不是怕我发现你,所以才藏在假山后面?”

千亦一声不吭,只当做没听到。

山山却不依不饶,得意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怕我发现你后又要缠着你修行,嘿嘿,你猜得不错!我就是来找你修行的。”

千亦依旧沉默。

山山似乎没有察觉到千亦的冷淡,兀自说着:“师父,你今天教我一套拳法如何?他们实在太慢了,学了一个月连炼气炼体都搞不清楚,还要问教习,我不想等他们了。”

千亦闻言沉默了片刻:“等这修行的第一步迈出,后面自然会快起来。”

山山摇头:“可是我就是想跟着你修行。”

“何方宫足以教你修行,所有的教习修为都比我高,你为何要跟着我?”

山山两手交叠,枕在脑后:“当然因为师父你比他们都厉害啊!我算过了,就算我十年都认认真真修行,最后也不过是王境地境的修为,可我听说师父才是十七岁,就已经能打败天境高手了。对了师父,听说你昨天把逍遥仙揍成猪头了,是真的吗?”

千亦没理会山山最后一个问题,只道:“跟着我也不一定能和我一样。”

山山笑了笑道:“我知道,可是跟着何方宫的教习是肯定达不到师父的层次,但跟着师父就变成了‘不一定’,我当然选择跟师父修行。”

千亦闻言不再说话,道理当然不是少女口中的那般随意和简单,这世间的一切“获得”都是“失去”换来的,只是再说也没意义。

又走了一段路,亭台楼阁慢慢远去,捞月湖浩渺之色浮上眼来。

一路上山山嘴一直没停,一会儿问昨日的离人巷发生的事,一会儿问何所道找他的原因,一会儿问千亦以前的修行是什么样子的。

只要想到了,少女下一刻便会说出来,似乎世间的一切礼法和避讳在她这儿都不适用。

好在千亦并不在意,一路只当什么都没听到。

走到湖畔,千亦学着微微的样子对湖畔念出几个音符,顿时湖波翻涌,玄龟低哞而应,从水中显露身形。

山山似乎忘了之前玄龟大闹捞月湖的场景,只是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师父,你居然听一次就会了!咱们新生里还有一半人都不今年的效果看起来比前两年要明显一些。 [1][2][3]下一页赵松:住宅地价的持续冷清状态至少还会延续到今年一季度   在房地产调控效果方面知道怎么念呢!”

千亦没说话,身形一闪,已轻轻飘落在玄龟上,此时他在北京的时间还有两个月玄龟离湖畔尚有数里远的距离,山山却没千亦的本事。

眼见着千亦要离开,山山急得大叫:“师父,等等我!”

回应依旧是沉默。

“师父,你是不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我挑衅你,你讨厌我?”

千亦立在玄龟上,身形正缓缓旋转。他确实对山山的第一印象不佳,但一月的相处,他早已不在意曾经的不快,之前他拒绝收山山为徒,是因为没空,现在拒绝……

千亦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弄错了自己的想法,他拒绝收山山为徒,和事情多、自己修行独特、不善与人交流并没有关系,而是他无法接受一个不亲近的人忽然站在亲近的位置。

就像此时他从何方宫离开,心中还对收一个陌生少年为徒抱有疑虑。

千亦回头望了望远处的旧阁楼,足尖轻点,从玄龟背上离开,踏空看着山山道:“你若能跳过来,我便收你为徒。”

山山闻言大喜,她一向是不认输的性子,即便没有千亦这句话,她也要准备跳过来了,当然如千亦那般轻松写意自然是不可能,以她人境巅峰的炼体修为,最多跳出十数丈的距离,好在炼体不是她的凭借,她还有傀儡。

少女兴奋的喊道:“师父,这可是你这对股票市场也是一个利好说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山山口中默念咒语,一个七尺来高的傀儡出现在山山面前,少女手印连变,顿时瘦小的傀儡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这涉及投票权重新划分的领导权之争。例如魁梧高大,仿佛有人在傀儡中充入了气体。

数息后,山山结束念咒,轻盈跃起,傀儡正好握住山山的脚踝——

“嗖!”

宛如箭矢横空而过,山山轻盈的落在千亦身边,眉眼盈盈,认认真真的朝千亦磕了三个头。

“师父,咱们去哪儿啊?”

千亦转回身:

“去找你二师弟。”

福州男科不孕不育治疗费用多少钱
福州好医院男科
南京妇科
Tags:
友情链接
广州互联网